• 协会会员
  • 会员企业
  • 协会访谈
  • 会员风采
  • 学子园地
  • 对外交流
  • 会议研讨
  • 互动交流
  • raybet雷竞技党建
  • 支部架构
  • 党建活动
  • 志愿者服务队
  • 学术园地
  • raybet雷竞技文化
  • 文化研究
  • 会员作品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联系方式
  • 网站地图
  • raybet雷电竞下载党建

    更多...

    会员企业

    会员风采

    更多...

    当前位置:雷竞技竞猜raybet雷竞技文化raybet雷电竞下载 >> 学术园地>>会员作品>> 阅读文章

    三月

    来源:雷竞技竞猜百灵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作者:张玫娇 点击数:1496 更新时间:2009-3-22 [ ]

     三月

        今年的桃花开得特别早,不到三月,已是万枝丹彩灼春融。何解那早春二月的情怀呀,莫不是想把那三月滋味尝遍,亦做一回桃之夭夭的在水伊人。可是三月小天,哪容得仲春企盼,只怕伊人只得望穿秋水愁断肠了。三月在望,那料峭春寒快快褪去,统统埋入二月女子的衣衫枕角,待到明年,再做成彩礼嫁妆,赠与整整一片山河。看那,三月已到来,它着色于景,附声于情,好一个浓浓淡淡总怡情,难怪二月也欲与你争渡阳关道!听那,三月已袅袅轻唱,它掀开书页,写下那个你我都熟悉的三月。


        三月春花已为你我备下笔墨,待那只点漆之目,找得眷爱跃然纸上。只是三月素来博爱,每每都是百花争艳,千色姿态,哪里肯宠幸一处泥土一株花娇。放眼看去,既是“草色青青柳色黄,桃花历乱李花香。”,又是“水仙欲上鲤鱼去,一夜芙蓉红泪多”;既是“风吹梅蕊闹,雨红杏花香”,又是“不向东山久,蔷薇几度花”;既是“何处哀筝随急管,樱花永巷垂杨岸”又是“青鸟不传云外信,丁香空结雨中愁”。我已似那醉蜂迷碟,早已不知人间几度春,我可要在这山花交错间任意驰骋,我可要在这浪漫景致中遥想千年。


        忽然,我耳中传来阵阵仙乐。那声,时而华丽无比,时而清雅淡然,声声入耳,那情,蕴于天地,含于草木,情琴合一。花草树木仿若因了这天籁之音而环环生动,树扭风姿,花含笑,草木展腰,彩衣俏——好一个花中瑶池!究竟是何人竟然奏出这埋藏了千年之久的楚韵遗风啊。我渐渐分不出哪是花影,哪是乐。忽地,我又都明白,那乐声,本是自花中来,那是花的腹语,树的低啼。看这芳菲人间,桃花谢了李花红,绿树唤婆娑;一个琉璃世界,一片馥然情愫。每一声音符代表一朵花蕾的绽放,又像极洞中滴泉的悦耳轻扬,沁人心脾。在这聆听刹那间,体会到一个从万物复苏到百花盛世的华丽转身。这花附上音律,这草长出韵角,这树合上节拍,它们一齐给我们的三月带来悠然之音。就在这楚乐的钟鼓声里,轻轻吟一曲那荡人心弦的《春歌》吧。春林花多媚,春鸟意多哀。春风复多情,吹我罗裳开……


        出门去吧,去领略那一尺半寸长的阳光吧。三月的阳光,最是善解人意,他轻柔、含蓄,像一族稚嫩小童真挚的笑,簇拥这世界所有的温暖,款款而来。也许有些困倦吧,晒晒太阳,酝酿一场浅睡,梦想有个红颜知己,就如这三月艳阳天。那阳光,似一出懒懒洋洋的二胡小调,平稳地悬在弦上,只要一个呵欠的力气,它便缓缓流出。这琴声缠绵,像水,这琴声平静,像云,这琴声,是三月的阳光。


        有时阳光会派薄雾先来,天刚蒙蒙亮,那雾来了。带着阳光的旨意,抚慰一切睡意渐淡的生灵。生灵醒来,看到晨光中折射的一道水汽,便开始幻想今天必定有个风清日丽的阳光之旅。这样的阳光,也永远是个柔情似水的大家闺秀,她的亲吻和抚摸,都是一派林下风范,让我们足足叹够这美妙春光,这三月的春光。


        三月的雨尾随着来了。那雨,有时清清淡淡,有时畅快淋漓。清清淡淡,是那幽禁空门的妙龄小尼的喟叹之气;畅快淋漓,是那阅尽颠簸春华的红尘侠女的归家之兴。三月的雨,才是春天的雨。欲与述说那些感怀的心事,欲与述说那些明日的痴盼。泥土喝下雨水,变得柔软丰富,便可善待那些种子;种子喝下雨水,变得坚强冲动,便可善待那些果实,果实喝下雨水,变得明艳光鲜,便可善待那浩瀚天地。这雨,看它似那样幽怨,却带给世界急行的脚步,灿烂的篇章。


        且听,是谁家窗台传出的撩拨琵琶语: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。几声春雷俯身而来,那琵琶女却道声:又是一年春来到,惊了芳华。


        田野绿了,成片成片的绿了。三月就是这么一个浓情之人,它所到之处,皆染上绿意。田埂、池塘、水草、嫩苗,所有有关田野的想象都在一夜之间投入到春天的怀抱。孩子们开始在田野上追逐,大人们开始在田野上忙碌。一年之计在于春,是各家各舍都谙悉的道理。


        三月的田野,少了秋收时节的忙碌与激昂,暗自蕴藏着一种优雅柔美。刚刚插入的禾苗看起来孤单却不寂寞,它和同类们一起生长,等到秋天赐予田野一场热闹非凡。怀着这样的期待,我们弹一曲勃勃生机的古筝名曲《春涧流泉》吧。在那喜悦欢快的琴声中,尽自陶醉吧。三月的田野,有着无限希翼,美好和付出。三月的田野,宽敞开阔,如那胸怀。三月的田野,载着诗意,似那琴声,将律动传入耳中,直达心田。


        三月的风,躲在一切事物背后,唯唯诺诺。它不再寒冷,和着阳光,一面打在我们身上,一面吹开我们心扉。


        水也暖了。于是孩子们来到江边,拉开手里的长线,把风筝放到天上。拉着风筝跑起来,耳边是呼呼风声,那风声多像一曲洞箫啊。那风不像笛子一般亮丽,也不像陶埙一般深沉,只似这洞箫,平和细腻,不华彩张扬,亦不沉敛幽深。风拂过青青田野,可似一曲令天地都侧耳倾听的琴箫合奏啊?


        三月,宛如一个置身灵乐之中的窈窕女子,凌波微步,翩然而舞。这花、这阳光、这雨、这田野,还有这风,堆成一个三月,凑成一部曲谱。真真正正一个:姹紫嫣红齐开遍,仙乐飘飘响云端。


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年3月18日下午 于家中